Brave Heart 爱乐人,走四方--追寻音乐与自然的和谐
首页 网站导读 爱乐随笔 爱乐资讯 爱乐之门 音乐教室 青藏高原 香格里拉 丝绸之路 五湖四海 特别专题 推荐
BBS论坛:
天韵同和爱乐人,一意孤行走四方
关于我们 版权说明 Email

-音乐教室-
-Patzak与你分享-

田鳴恩

(二)

 

國內眾樂友對《懷念曲》, 肯定是會較陌生的. : )

它是由黃永熙譜曲, 毛羽填詞的:

把印著淚痕的箋
交給那旅行的水
何時流到你屋邊
讓他彈動你心弦
我曾問南歸的燕
可帶來你的消息
他為我命運嗚咽
希望是夢心無依

黃永熙先生不幸已於兩周前逝世, 享壽86歲! 他早在1947 年便離開國土在美國生活和發展了. 但香港的樂迷卻對他十分熟悉, 因為打自 1967 年, 黃永熙先生便回到香港, 在這片被人俗稱為 "文化沙漠" 之土地上, 默默耕耘, 辛勤澆灌達三十年之久, 稱之為本地古典樂壇重量級人物, 是絕不為過的. 而他領導香港聖樂團現場演奏的無數大型合唱曲, 更是讓不少樂迷 (包括 Patzak 在內) 津津樂道的.

可能黃永熙先生的宗教背景太過濃烈, 所以國內音樂界對他的作品和成就, 並沒有進行太多這方面的研究和探討吧!

..........黃永熙博士生於中國湖北漢口,在上海成長,為上海中華基督教會富吉堂會友,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獲音樂教育博士學位。黃博士早於青少年時代已活躍於上海音樂界,享譽盛名,曾任中國樂劇社的聯席指揮及多個合唱團的客席指揮。黃博士於一九六七年來港後,前後三十年事奉期間歷任香港多個基督教機構的要職,計有香港聖樂團指揮、基督教文藝出版社社長、香港聖經公會總幹事、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音樂系系主任、世界華人基督教聖樂促進會理事長及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等等...........
http://school.hkcccc.net/News/viewNews.php?aid=151

..........黄永熙于1917年7月1日出生,抗战时期已活跃于上海音乐界, 经常指挥合唱团、乐队和参于话剧配音工作,还创作了《斯人何在》、《怀念曲》等至今仍传唱不衰的艺术歌曲;黄永熙于1947年赴美国发展,1967年来香港,直到1997年七月才回到美国安度晚年.........
http://www.hugocd.com/hugo/showit.asp?topicID=2218

續說田鳴恩先生那張名為 "文藝歌曲------田鳴恩教授珍藏集" 的 CD! : )

青主 (廖尚果) 譜寫於1922 年的蘇軾 "念奴嬌"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早已是名曲中之名曲, 就不用 Patzak 細說了. 至於由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資深教授李惟寧譜寫的 "偶然", 沒錯, 正是來自詩人徐志摩之同名杰作: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而黃自先生的譜寫的 "點絳唇", 亦是取自宋人之詞作, 王灼的"點絳唇" (賦登樓) :

休惜餘春
試來把酒留春住
問春無語
簾卷西山雨
一掬愁心
強欲登高賦
山無數
煙波無數
不放春歸去

至於應尚能譜曲的 "拉縴行", 田鳴恩先生在此之演繹, 是精神煥發而又充滿斗志和堅強之信念的! : )

前進復前進
大家縴在手
顧視掌舵人
堅強意不苟

駭浪驚濤中
前進且從容
涯盡終可至
南北或西東

步伐我既整
舵亦掌得穩
有舵自有方
涉險要能忍

拉縴復拉縴
行行萬里遠
萬里不覺長
拉縴不知倦

要難為舵工
道路熟在胸
歷歷大小灘
趨吉以避凶

大家從之行
看看既光明
寄語同舟客
果然共濟成

再補充一則有關田鳴恩先生早年藝事生涯之小插曲. : )

那是 Patzak 在錢仁康先生的一篇悼念黃自的文章: "中國近代理論作曲人才的導師" 看到的. 在 "黃自之死" 一節中, 錢仁康先生記述湖北漢口黃自追悼會的情況:

...........1938年5月24日下午四時在五族街青年會大禮堂舉行, 到會者有黃炎培, 顧樹森, 田漢, 羅隆基, 冼星海, 張曙, 王雲階, 胡投, 華文憲, 周小燕, 成家榴, 李豪和武漢合唱團等三百餘人, 黃炎培報告黃自生平, 老淚縱橫, 泣不成聲, 田漢的講話盛贊...........六時起演出遺作, 張曙, 周小燕, 華文憲, 胡投, 田鳴恩, 成家榴, 李豪和武漢合唱團參加演唱. 大會在悲壯吼聲中結束...........

如數帖前所述, 武漢合唱團在1938年9月開始前赴南洋宣傳抗日, 他們在12月14日抵達新加坡之前, 曾在香港先演出月餘, 期間夏之秋更把當時居港何香凝的一首詩 "贈寒衣予負傷將士", 譜寫成曲, 得到強列之反響!

...............武汉合唱团刚重建不久就能单独举行音乐会,宣传抗日,募捐救济武汉被炸难民,募捐支援前线。后来,他们决心把这一活动扩大到海外。8月着手准备自费前往南洋。9月成行...............而这群热血男女(大多数是大学毕业生,还有博士、硕士),却怀着“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豪情,义无反顾地踏上前途未卜的征途。他们由武汉经澳门到香港,这时自筹路费即将告罄。然而在一座会堂演唱抗战歌曲,顿时引起轰动。爱国华侨自动捐款把他们的食宿费用全包下来,有的还要子女跟随合唱团继续前进.............

............他们的足迹遍及新加坡、柔佛、马六甲、森美兰、吉隆坡、槟城、雪兰莪、霹雳、怡保等城乡各地,到处受到热烈欢迎。场场满座,经久不衰。每场结束前总要带领全场合唱抗日歌曲,台上台下融为一体,同仇敌忾,情绪高涨。当号召献金时,大家争先恐后,踊跃献款、认捐,不少人当场毫不犹豫地取下了自己珍爱的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热烈场面常使夏之秋等感动得热泪纵横。他们的南洋之行还推动了当地抗日歌咏活动的发展,影响深远...........在南洋巡回演出一年零七个月,历尽艰辛,总共募得2000万元(国币)巨资。全部由筹赈总会汇回祖国,为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
http://www.taosl.net/wyr005.htm

Patzak 找到一張 1939年9月11日, 武汉合唱团在马来亚雪兰莪州煤炭山演出前之大合照. 圖片大而較為清淅, 可惜竟然沒有田鳴恩先生在內, 教人好生納悶呢!
http://www.chineseinternetnews.com/node2/node116/node1165/node1184/userobject6ai52464.html

前排右11名男团员自左至右依次为:陈仁炳(总领队)、夏之秋(团长)、黄淑衍(副团长)、项堃(戏剧股股长兼常务会议主席)、戴天道(会计)、谢锦彪(讲演股股长兼工作指导)、王南溪(事务)、徐仁宪(文书)、曾庆骝(事务)、陈启蒙(总干事兼生活指导)、郑秋子(团员)。

前排左13位女团员自左至右依次为:查光富、陈文仙、江心美、周宝灵、潘莲雅、胡南珍、彭淑容、李杰、陈蔚、陈霞影、戴卢生、黄昆玉、索景章。
http://www.bh2000.net/files/musicbbsdetails26235.jpg

武漢合唱團這次在南洋的宣傳抗日工作, 播下一顆又一顆希望和樂藝之種子, 其影響是極之深遠而廣大的! 除了以前 Patzak 提過的抒情男高音黃源尹是直接受到夏之秋和武漢合唱團的感召, 立即返回祖國投入抗戰和聲樂事業之外, 後來另一位傑出的抒情女高音, 馬來亞華僑葉佩英, 亦是因著中国歌曲之感召而在 1951年後返回祖國的:

.........叶佩英说:“小时候,哥哥很喜欢唱歌,受了哥哥的影响,在家里老爱唱歌。到了读书以后上音乐课,更爱唱了,小时候学的歌曲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后来中国艺术团到马来西亚进行歌舞表演,中国电影也到马来西亚放映:“听了黄河大合唱,看了电影《松花江上》,看得流泪,对歌曲留下深刻的印象。”.............

..........叶佩英出生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华侨家庭。从小,父亲就对她说:“我们是唐人,我们的根在‘唐山’(当时南洋华侨都把祖国称为‘唐山’)。”幼年的叶佩英说的是家乡话,唱的是中国儿歌,上的是当地华侨办的学校。日本侵占东北后,学校里唱起了《松花江上》,同学们捐出了零花钱支援抗战。小小年纪的叶佩英也和哥哥、姐姐们一起,沿街卖花,边走边唱:“这是自由之花,这是解放之花,买了花呀,救了国家……”..........
http://www.ipp.ac.cn/qy/kg/person25.htm
http://members.tripod.com/~nkling/music/yepy.html

再看看严良堃五十多年後和中央乐团合唱团在马来西亚巡回演出時的情況, 便知武漢合唱團一年多在南洋進行艱苦活動之歲月, 真的沒白費呢! : )

............1995年8月25日《音乐生活报》一版刊登了一篇对著名指挥家严良堃的访问记。他在谈到1995年他领导中央乐团合唱团访问马来西亚九个城市巡回演出受到欢迎的盛况时说:当年夏之秋先生领导的武汉合唱团在南洋的抗日宣传活动,影响了三代人,真不简单,是了不起的事!“(我们)每次演出结束,侨胞们都恋恋不舍,不愿离去,在门口、休息厅和我们见面、联欢,回首话当年。同唱当年的抗日歌曲,唱《歌八百壮士》、《保家乡》和《春天里来百花香》等中国歌曲。歌声激荡、群情激昂,许多华侨泪流满面,情不自禁。我问一些青年人:‘你们怎么也会唱50年前的歌呢?’他们说,‘是爷爷教的’,‘是老一辈教我们的。’侨胞们说,‘我们的血管是黄河的支流。’爱国之情溢于言表。50年前马来亚、新加坡等地华人纷纷揭竿而起抗击日本人。那里有埋着700华人遗骨的抗日烈士纪念碑。抗日死难的中国侨胞何止700人。所以华侨的爱国主义情绪,历来都非常强烈。抗日歌曲能唱这么久远,就是因为根在中国。”..............

在下面這篇 "一個歌唱家的遭遇------記华侨歌唱家黃源尹" :
http://www.classical.net.cn/digest/dspnews.asp?ipt=933

里面提到 1949 年當時在香港活躍的三位男高音: 黃源尹, 田鳴恩, 伍伯就, 竟爾分別選擇了走上三條不同之道路:

黃源尹 ---------------- 北上 (上海)
田鳴恩 ---------------- 南下 (新加坡)
伍伯就 ---------------- 西行 (羅馬)

田鳴恩先生在新加坡除了演唱之外, 還開始教學工作. 至於該地的 "田鳴恩合唱團" 是否直接由田先生成立, 因資料不詳, 查後再寫.

但他的 "科学的唱法——如何唱高音" (人民音乐出版社 1987-12-1 出版) , 卻可以在網上找到呢!
http://hu99.myetang.com/GAOSHI/417.htm

..............本书作者以浅近的语言,介绍了歌唱发声的一般技术原理,重点讲解了高音的唱法,对于学习声乐的同志有实际的指导意义。
http://www.bh2000.net/files/musicbbsdetails26243.jpg

本來想開始交待一下, 我是在新加坡何處与及何種情況下覓尋到這張名為 "文藝歌曲------田鳴恩教授珍藏集" 的 CD 的. 但找到一些武漢合唱團的資料, 与本帖極有關係, 故只好又權充一回文抄公也! : )

其中一篇是原载於《人民日报》海外版的 "夏之秋和他的《思乡曲》" (陈宜平)

================================================

.................1938年夏末秋初,武汉地区遭到日军的疯狂轰炸,年仅26岁的夏汉兴毅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夏之秋,决心开始他人生新的征程!他说,亡国奴的切肤之恨 ,使我坚决参加了国共合作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国不会亡”的主题立即唤起了我心中的怒火与激情,我要用最强的音符发出中华民族的呐喊!因此,以他为团长兼 指挥的武汉合唱团重新组建了。由光未然作词、夏之秋谱曲的一系列战歌《最后的 胜利是我们的》、《女青年战歌》、《远征轰炸歌》等相继问世。

  为了向世人揭露日军的暴行和表达全中国人民抗战到底、绝不投降的坚强意志 ,夏之秋决定带领武汉合唱团赴南洋等地宣传抗日救国,巡回义演,筹募捐款。这一义举得到了侨领陈嘉庚先生的赞赏和大力支持,很快得以成行。当他们沿途演出辗转来到香港时,已是夜幕降临,旅店纷纷告之客满,最后仅租到一家小店的一间客房,让全体女团员挤在一起住宿,而所有男士只能整夜“漫步”街头了。夜深人 静,从远处传来一位街头艺人凄婉的琴声,既像痛苦中的呻吟,又像深重灾难中的 叹息,这感人肺腑之声极其沉重地落在夏之秋的心头,他被深深地触动了。一阵阵 思乡情、民族恨像潮水般涌来,一段段离愁别恨、爱国怀乡的旋律盘旋在心头…… 在香港街头的不眠之夜,《思乡曲》诞生了。这是一首抒情歌曲,音乐情绪悲而不哀,思念中蕴藏着希望,很快在海外侨胞中广为传唱。

  夏先生带着武汉合唱团赴新加坡、马来亚等地宣传抗日、巡回募捐义演,历时一年零7个月。所募得的近2000万元的巨额资金,悉数交给了由陈嘉庚先生领导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转交祖国。而他自己则沿途搭乘华侨支援祖国的运输汽车,从滇缅公路长途跋涉辗转回国。目睹他当年“风采”的周宝佑说:“ 从海外荣归故里、劳苦功高的夏之秋先生,竟然是一位衣衫褴褛、身无分文的乞丐 。”

  在他们巡回义演中的580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感人情景,更是催人泪下! 有一次演唱《卖花词》(夏之秋曲)“先生、买一朵吧,买了花、救了国家……” 时,新加坡侨胞韩山元先生回忆说:“单单一只花篮,竟义卖高达30万元(相当于现在的几百万元),这样的纪录是空前的,恐怕也是绝後的。”又一次是临时被邀请,去一个小埠知知港演出,男女老幼从四面八方拥来,当号召献金时,大家争先恐后,毫不犹豫地纷纷取下自己的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气氛热烈,作为团长的夏之秋禁不住热泪流淌,竟激动得当场向观众双膝跪下,向侨胞表 示无限的感激之情!巡回义演每场演出结束前,夏之秋总要指挥全场观众同唱抗日歌曲,只要他面向观众高举起指挥棒时,全体侨胞就会庄严肃立,同声高歌。他们唱出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英勇战斗的精神,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

  为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著名指挥家严良带领中央乐团合唱团访问马来西亚期间,他从吉隆坡给夏之秋教授的夫人陈先柄来信说:“我们每场必唱《歌八佰壮士》,只要钢琴一起音,下面就跟着鼓掌,事后问他们为何反应如此强烈?说这是父辈留下的影响,是当年武汉合唱团演出的影响,现在这首歌已成了表达海外侨胞 自强自信的标志。”

  歌唱家吴雁泽说:“1991年我随团赴新加坡演出,在我演唱《思乡曲》时 ,许多观众都哭了,当节目主持人报幕:‘下面请听夏之秋教授谱曲的《歌八佰壮士》时,台下观众更是掌声雷动,演唱结束时,数次谢幕仍掌声不断,足见这首歌已深入到每个华人的心里。”...........
http://www.come.or.jp/dbf/1997/gb/06b.html


[ 文:Patzak ]


返回前页


本主页基于1024X768分辨率制作,建议使用IE、小字体获得最佳浏览效果

爱乐人走四方
Copyright©  1998~2003
本网站所有原创文章、原创图片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勇敢的心或作者联系

Email: braveheart@bh2000.net